身與心--生物科學與佛法的問答
 

 

 


問者︰岡波巴編輯小組   答者朗欽加布仁波切  翻譯止貢敬安仁波切 

時間二零零二年一月   地點:北美岡波巴中心

 

:就佛教的觀點而言,生命是一代一代地輪迴。但是從西方或是科學的觀點而言,他們所重視的是此生,並盡其所能地使壽命延長。近代生命科學發現:生命衰老的原因是細胞機制的作用;也就是細胞在某些狀況下會分泌一種蛋白,使細胞自殺死亡。因此,科學家認為若能明白這種機制並對它加以控制,生命則可以延長。這樣的作法是不是違反自然法則?是否有悖於佛法?

 

波切答:這樣的作法與佛法一點也鄉違背。因為業、習氣與以往種下的識加上各種因緣的和合,使我們有輪迴;至於得到何種身體,則依所接觸的緣而定。如同科學家要製造一個人,必需要從一個基礎,加上業、習氣與識以及因緣的聚集發生,人才得以形成。至於生命可以持續多久,也視因緣而定。當因緣條件不再存在,則生命也隨著逝去;而使因緣條件聚合的主要因素是業與外緣。外緣,如吃藥、進行長壽灌頂、或修寶瓶等,和業結合在一起其實有非常大的力量。所以近代這類使人長壽的方式並沒有和甚麼相違背,古時印度婆羅門有使人轉世七的一種肉,吃下後會長壽而且全身發光,也與這個相似。

 

雖然以控制細胞機制的方式,避免蛋白的分泌可以使生命得以延長;但控制的方式或受影響的物質是否得以永久持續或長壽呢?這才是問題。如果藉由外在物質使蛋白的分泌得以控制,但內在的心續斷了,生命則仍然無法得以延續。這也就回到說任何事物的成立必須因緣條件具足;若任條件不全,事物仍無法形成。所以佛法講緣起性空,心經說「色不異空,空異色」道理即是在此。

:仁波切方才提到若心續不能持續,則無論生理器官的功能再強,生命則仍無法延長。這是否意味著身與心是分開的呢?

 

波切答:是的。人死的時候,身和心是分開的。生命是各種因緣條件聚合而產生,而其形成也是令人驚奇的。舉例而言,佛法中講的生:在沼澤地帶溼熱的氣候,如果放一些木炭上在灑上餿水,然後蓋上鐵鍋,經過一段時日,面便長滿鐵蟲。藉由因緣和合任何一種生命均可能形成。另一個例子,我在年幼時曾看見一條吊在水溝中的馬尾,有一種蟲長在上面下半身是蟲但上半身仍是馬尾,這種情況下,識已經進入蟲的身體。只憑馬尾巴並不能形成生命,尚需其他因緣條件溫度、溼度的配合,方才有這種生命的形成。

 

照仁波切剛才所說,心識並不是甚麼神秘的東西,而是業與習氣的組合?

 

波切答:識之後跟隨的是業與習氣。識其實是我們所講的意識,或是阿賴耶識。一切的苦、樂等感受也都經由識接收,而積下業與習氣。

 

:西方科學的發展可說是相當唯物。因為從生理學上的發現,他們相信心理的狀態可以藉由改變腦神經來調整,例如經由服用藥物改變大腦化學分子的密度,可以使憂鬱的人變得比較開朗、興奮的人得以平靜下來;甚至在服用迷幻藥之後,會產生類似禪定的狀態。所以西方科學相信心理狀態是相當受控於大腦的作用。從這些發現看來,我們的意識或精神狀態和生理的關係究竟為何?

 

波切答:心是執著外界一切迷亂的東西。我們所要證的是遠離迷亂、使它的智慧生起。以現在來看,心需要一個對境能所才能成立,也因此需要所謂的大腦神經。心和身體如同緣起般,互依於彼,惟有這樣的組合才能看到對境,經由接觸而產生苦與樂等感受。如同我們看外境時,如果只有識沒有眼神經,我們將無法看見感受;或只有眼神經而沒有識,則外境無法成立;因此一切都是緣起。又例如有一個傷口,它需要神經的聯接,我們才會感受到疼痛。所以一切都是緣起,經由聯接、接觸才能產生。

緣起是十分深奧的。就像有些人到醫院看病,找不出毛病,但是後來卻往生了。究竟是甚麼原因?這樣甚深的緣起,惟有佛陀才能解釋。佛陀一再教導我們去了解「空性」,當對「空性」了解,對一切事物也將明瞭。所謂「空性」不是一切都空了,甚麼都沒有,而是「緣起性空」。在修行上,我們對「空性」逐漸有此了解,慢慢地也將明瞭一切事物。

 

:剛才的問題提到在醫療上用藥物等方法,改變人的行為;例如對有暴力或性侵犯傾向的人,我們可以藉由前述方式,減輕他們的暴力或性侵犯傾向。對於這樣以藥物的方式對有犯罪傾向或犯罪者進行行為控制、改變他們的行為,仁波切的看法如何?

 

波切答:這與佛法也不相違背仍是依緣起而來。這類從事強盜、殺人、邪淫的人,事實上與他們前世的業力與習氣有相當大的關係。在藏的理論中,身體是由很多不同的小生命所組成,而這些組合的形成則受到個人的業力與習氣所影響。因此這些具犯罪傾向或犯罪者身體的組成,因業力與習氣的影響,使他們比較容易衝動、心氣不順、或有邪淫、暴力的傾向。對於這樣的人我們當然可以利用藥物控制他們的行為,但是他們在下一世如果還有同樣的問題,如何對治就得視他們的業了並不是他們每一世都有這樣的機會接受藥物治療。

 

藥物其實也是不同的因緣組合下所產生,因此適用的對象也有限可能對甲發生效用但對乙則否。當組合的能量不在時,藥物也失去效用。譬如有一種藥物可以治療尿道阻塞方面的問題,有利排尿,但當死亡真正來臨時,這種藥物恐怕也發揮不了作用。藥物本身並不是萬能的,惟有各種因緣具足,才能發揮作用;當任條件缺乏時,效用能量也難以產生。如此推演,便是佛法中所談的「緣起性空」。

 

:在醫學發現人的左腦主管語言、右腦主管情緒與抽象的事物,左腦與右腦之間是由一串腦神經所連、溝通。因此,若有人這一串腦神經被切斷,左腦與右腦便無法溝通:如果將這個人眼睛矇住,讓他的右手接觸物體時,經由左腦作用,這個人可以說出物體的名稱。但是,如果讓這個人以左手接觸物體,因為右腦無法與左腦連,他便無法以語言的方式說出物體的名稱;但若給予圖片,這個人仍可指認出他所接觸物體的形狀。也因此,科學家認為這如同有兩個人存在我們的身體中,主管不同的事物,但因為他們之間的密切連,我們一般無法感受。對於在甚深禪定狀況下的人,他們是否可能感受到這樣二個或多個以上的腦的存在或溝通?

 

波切答:我個人不知道佛教中,進入甚深禪定的人是否可以看到二個或多個以上的腦的存在。但是,真正進入三摩地禪定的行者,因具有神通能力,是有可能看到前述狀況,甚至看得更多、更細微。

接著仁波切引用密續的教法來討論。此部分略不登載

因根器的差異,佛法中也教導不同的方式進行禪修;我們是否也可以利用現代科技幫助我們進行禪修。比方說行者進入甚深禪定時,腦波是固定的某種頻率;如果我們藉由科學儀器,戴上一種眼鏡,然後以那樣的頻率發光幫助我們的腦波達到那種頻率的出現,進入禪定;或者利用藥物讓我們得到類似禪定的樂受等。不知仁波切對應用現代科技的方式幫助我們進入禪定看法為何?

 

波切答:其實利用現代科技的方式幫助我們進入禪定並不與佛法相違背。止貢三世怙主吉天頌恭曾說:「世間一切法皆得成佛行事業。」就是這個道理。但是利用現代科技的方式幫助我們進入禪定,如果只是停留於享受禪定的樂受上,則不能進入佛教、與佛教毫無相關,而只是共通的禪定。印度教大自在天食用一種迷幻草藥之後,第一念起便定於其中,由此也可以進入三摩地禪定的境地;但是這只是世間禪定,而非解脫禪定。利用現代科技的等方式幫助我們進入禪定,其實仍不離開心的範圍;我們應該超出心的範圍並得到心的智慧。如果得到心的智慧,則這些藥物、或儀器便是我們的助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