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爾巴譯師傳(2)

瑪爾巴大師問虐譯師:「尼泊爾大師基特瓦的師父、善巧的班智達那就駐錫在此寺,你去向他求法嗎?」虐譯師說:「那巴以前固然是大班智達,可是他後來卻參訪[20],盡捨知見,而修『古蘇魯行』去了,所以我不去他那裡。你如果隨我去,則金子可以合夥用;你如果不隨我去,則一分金子也不給你。要知道在印度東南西北四方,如日月生輝、名滿天下的大班智達還多的是,我自己要到他們那裡去了。」本來虐譯師與那巴就無法緣,因此,他一分金子也沒有給瑪爾巴,逕自尋找他所敬慕的師父去了。

 

瑪爾巴大師經過探尋,終於找到沙彌喜繞僧格,便將尼泊爾二位師父的親筆信呈上,同時詳細敘述了自己到此的原委。沙彌喜繞僧格說:「我師父那洛巴現在不在這裡,他到印度西部的拉帕爾地方去了,不過很快就會回來的。這期間,你暫且住在我這裡,我也一定遵照二位法友信中所,盡全力幫助你。」喜繞僧格所言正中瑪爾巴大師心意,他也恰好打算暫住此地。

 

在沙彌喜繞僧格身邊住著一個具神通的班智達,他說:「今後幾天內,很快將有一使者來此,我們的師父也要到達布拉哈日了。」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破曉時,來了一位游方僧。他說:「你這裡一位西藏僧人,快領他去!」說完便走了。瑪爾巴大師便與喜繞僧格一起,到了布拉哈日的梅朵白城(譯言華莊嚴城)金山寺,由沙彌喜繞僧格引見,拜謁了師父班欽那洛巴,並且虔誠頂禮,供養了許多金花。智者那洛巴便向瑪爾巴說了如下幾句話:

至尊上師曾經授記

瑪爾巴你堪為法器,

打從北方雪域來此,

學習佛法實在可喜。

說完,那洛巴心中十分高興。

瑪爾巴大師向師父那洛巴稟告道:「我有一個同伴,金子很多,只因尼泊爾的奔達巴有幾句話說得稍微有差池,他就找別的師父去了。」那洛巴說:「你那位同伴與佛法無緣。」於是,便給瑪爾巴大師先灌喜金剛[21]頂,後傳二品續[22]、金剛帳續、桑布扎續[23]等,瑪爾巴大師在一年之內學習了上述那麼多法。滿年後的一天,他到城裡消遣遊玩,恰與虐譯師相遇。問瑪爾巴大師:「你這段時間學了些什麼法?」瑪爾巴大師答:「我學到了喜金剛法。」便說:「今日我倆相逢,正好辯論一番。」由於瑪爾巴大師於喜金剛教法甚為精通,虐譯師辯論不過,心中又不服,就嘲諷瑪爾巴大師說:「喜金剛法已在西藏盛傳,學它何用?相比之下,還是父續的密集金剛更為殊勝,它的氣脈[24]效驗靈,可以立即成佛,因而此法才是現在所需要的。」對於密集金剛的說法,瑪爾巴大師無言以對。於是便回到師父那洛巴處,說:「弟子今日遊城之時,與虐譯師相遇,二人辯論喜金剛;弟子我獲勝。又說辯論密集金剛,弟子因未曾聽聞此法,便無言對答。請師父慈悲,傳給弟子此大法吧!」師父那洛巴說:「密集金剛是父續[25]類的法,此法的教主名叫益喜寧保(譯言智藏),他是為班智達,已經證得中觀自續派[26]見成就,現住印度西方拉蓋夏扎寺圓月精舍內,你可去那裡向他學法,不會有啥障礙。」瑪爾巴遵照師父指點,來到了益喜寧保近前,得到了密集金剛的教授,另外又得了事、行、瑜伽三部[27]的儀軌與全部實修口訣,並於密乘的要義生起了正覺。一天夜晚,他獨自暗想:「我初到尼泊爾,見了基特巴和奔達巴二位師父,承蒙他們慈悲憐愛,得了預言和教誨,這些肯定都是上師那洛巴加持的結果。」於是對師父那洛巴生起了極大的信心。黎明時,他便懷著喜的心情,以金剛歌的[28]供養師父。歌中唱道

師身、佛身本等同,  向諸師把禮敬;

尤其應向淨土中,    那洛班欽以及那,

吉祥益喜寧保師    頭觸足把禮敬。

只因宿業所注定,    西藏洛扎生,

父母給了我生命,    取了卻吉洛追名,

令學正法恩情重,    當畢恭把禮敬,

佛法攝授於輪迴,    以報雙親大恩情。

於那自性無生的達,

莊嚴各種境界的妙花

用它供養上師的身密,

請師加持弟子我身業。

於那虛空清淨的達,

莊嚴以那不凋因緣花,

用它供養上師的語密

請師加持弟子我語業

於那自心大樂的達,

莊嚴頓斷妄想的妙花

用它供養上師的意密

請師加持弟子我意業

於那珍寶大地基[29]達上,

莊嚴須彌四洲[30]的妙花

用它供養上師的身語意三密[31]

請師加持弟子我身語意三業[32]

在那無邊剎土[33]大地上,

五大[34]生的供品有多樣:

諸如花兒、油燈和香水,

還有樂器、珍饈和香,

我將這一切善妙成就

其所有向上師供養,

請加持我能除災殃

時來運轉事事皆通暢。

我心變化傘、幢、樂、蓋、帳,

與那無際虛空相等同,

我願以此作為師供養,

請加持我悟境得增長。

我復依止益喜寧保師

聆聽《密集大本續》篇章,

領悟智慧大悲成雙運[35]

乃悟法要之鑰匙,

亦是密乘本續[36]大海洋,

從它產生法施和財施,

培植心之樹苗得茁壯,

可使無垢言詞花葉放

你是五智之主非尋常,

利生事業成就無限量,

在那五次第的殊勝道

通行頗順安然又無恙,

舉凡光明、幻身[37]和夢境,

無上教授在你心上藏。

鴻恩益喜寧保師

今至獲得無上菩提[38]前,

請作頭頂大樂輪[39]莊嚴,

不要離開我心的中間,

我無厭無畏皈依誠

無偏無倚垂愛憫憐

請以你的大悲光明

盡掃除我無明之黑暗,

還請把我身語意三業,

緊緊住不致使散亂。

 

瑪爾巴作了如上請求之後,為了酬謝上師教他學完密宗本續之恩,便用身語意三業供養,深得上師歡心。之後,瑪爾巴離開益喜寧保師父,仍舊回到布拉哈日來。

 

行至半路,在一座廟中,又碰見虐譯師問:「瑪爾巴你自去年至今又學了些什麼法?」答:「我學了父續的集密法。」虐譯師說:「那麼,辯論一番怎樣?」結果瑪爾巴辯勝了虐譯師便又嘲諷道:「父續的集密金剛法早已弘傳西藏,不足為奇。現在應求的是母續

[40]

的摩訶麻耶法

[41]

此法中有靜的脈、動的風、莊嚴的菩提心等教授。」接著說了好多關於摩訶麻耶法的法語,瑪爾巴均無言可答。於是又來拜謁上師那洛巴。那洛巴問道:「你是否已得了能生正信的集密金剛大法?」瑪爾巴回答說:「已得能生正信的集密金剛大法。只是在回來的途中又遇到那位旅伴虐譯師。二人辯論集密法,為弟子我所勝。後來又辯及母續的摩訶麻耶法,弟子因為未曾聽聞此法,便無言可答。因此,請師父慈悲,傳給我此法!」那洛巴說:「本來我是可以傳給你父續的集密金剛法的,只因當時時機未成熟,才命你去益喜寧保那裡去學;待以後時機成熟時,我再傳給你。現在你又請求摩麻耶法,本來我也可以傳授,不過,你可以先到毒海洲去,那裡住著一位名叫拜希瓦桑布(譯言寂賢)的大師,他是母續摩麻耶的主宰者,我打算送弟子你到他那裡去學。」說罷便設了一場供。那洛巴打坐薈供席中,面向尸陀林,作降魔手印。瞬間,從各尸陀林來了三位守護尸陀林的瑜伽士

[42]

。那洛巴便對他們說:「我的弟子瑪爾巴要到毒海洲去,你們三位要護佑他免除一切障礙。」三位守護尸陀林的瑜伽士中的一個說:「我救護他出離毒蛇的災難。」一個說:「我救護他出離猛獸的災難。」一個說:「我救護他出離非人[43]

的災難。」三個瑜伽士說罷即刻消失無影。接著那洛巴吩咐瑪爾巴道:「你由此地到毒海洲去,要走半月路程,到達後要涉水而過。這裡要提醒你注意的是:那毒海之水,首先淹過腳背,其次逐漸淹及膝部,最後以至淹沒大腿。水深實難行走之時,只有渡過去。如果遇著獨樹之處,便從旁邊繞行。如果遇著偶樹之處,便從二樹中間穿行。若見灰土淤積而成的陸塊地方,方可夜宿歇息。拜希瓦桑布大師就是古古熱巴,他周身長毛,嘴巴像猴,形容醜陋,並且常常變化各種怪相。但是你決不可因此心生疑慮,而應直率求他,就說你是那洛巴派來的,請傳授給我摩訶麻耶法。」那洛巴囑咐完畢,又作了預言,並賞賜了一些禮物,便令瑪爾巴啟程。瑪爾巴拜別師父,帶上半月的乾糧,朝著印度南部之劇毒海的朵日山方向趕路。儘管旅途艱辛萬苦,他仍遵從師繼續前往。一路上,除了見到兩隻鳥兒掠頭飛過之外,其他動物未曾遇著。到了劇毒海的朵日山,土地神和非人大顯神變,一時間,烏雲密布,電閃雷鳴,狂飆大落,雪雨交加,黑暗籠罩,白晝如夜,瑪爾巴遭受突如其來之難,生命關。猛然間想起了在那洛巴尊前,三位瑜伽士曾作過承諾,於是就呼喚班欽那洛巴的名號,請救護。這一著果然靈驗--天晴了。瑪爾巴尋思:「古古熱巴師父究竟在哪裡呢?」於是他便到處尋找。行至一處,終於看見在一棵樹下,有一位滿臉滿身長毛之人,將頭夾在腋下面坐。此人是否古古熱巴難以判定,便上前問道:「請問您見到古古熱巴沒有?」那人瞪大眼睛,忿怒地說:「你這塌鼻子的西藏漢子,路途如此艱險,都阻擋不了你。我倒要問問,你從何處來?要到何處去?找古古熱巴又有何事?我呢,常居久住此地,但這古古熱巴嘛,我卻眼不曾見,耳不曾聞。」說罷,仍然將頭夾在腋下。當瑪爾巴到別處尋找而未見之時,憶起了師父那洛巴的話,恍然大悟,心想剛才那位肯定就是古古熱巴。於是,再次前往那人近旁,叩拜稟告:「弟子我本是那洛巴上師所派,為求摩麻耶大法而來,望大師慈悲傳授。」說著將禮物獻上。那人把頭從腋下抬起說道:「你且講說什麼?可笑!那個那洛巴,無學識,二無修證,摩訶麻耶法他自己是知道的,完全可以傳你,但卻不讓我安閒。」他好像是在貶低那洛巴,但隨後又笑著對瑪爾巴說:「唉呀!我適才所講,全是開玩笑的話,不必介意。說實在的,那洛巴確是一位教證不可思議的班智達,我是極崇拜他的。我倆都曾互傳法要。摩麻耶他自己本來很懂,不過我已受命,又由淨相

[44]

引發,此法該我弘傳,所以派你向我來求。我可以完全傳授於你。以後你回到那洛巴尊前再學上一遍,看看有何不同之處。」緊接著又問:「你來此途中,曾否遇到兩個人?」瑪爾巴答:「未曾遇到。」再問:「那麼曾否遇到兩隻鳥?」答:「曾遇到。」古古熱巴大師說:「哦!你看見鳥了!」說罷便為瑪爾巴灌頂。即就古欽、古瓊、巴三種,為之解說三種瑜伽之法:第一種,名下劣形瑜伽。依此法,則可引發廣中略三道的道。第二種,名深密咒瑜伽。依此法,用三明

[45]

隨修瑜伽道。第三種,名究竟法瑜伽。依此法,則廣為開示五種扼要、二十四種根本圓滿次第等的含義。瑪爾巴非常順利地獲得了大法。學法圓滿,以報師恩,舉辦了籌謝宴會。在宴席間,瑪爾巴高興地請師父及諸法友開許,唱了如下這首道歌

主呵!拜希瓦桑布,   是諸佛心傳弟子,

您是有情的金剛持[46]  您是威靈本續藏主

我恭敬頂禮您的足。

您尊身 我慢[47]山倒

聞您妙語, 情頓拋

您密意 內外暗消

現時的我, 已具機緣,

從藏來印, 路遙途艱

求班智達, 把正法傳,

獲得親承 意足心滿

主呵!拜希瓦桑布,   您是具悉地[48]的士夫,

我恭敬頂禮您的足。   免除人與非人災

得到密宗父續母續。   您是無上教授導師,

我將您名牢記心裡。   是賢師門下徒弟,

毫無障礙來到尼地   是具緣出家之人,聽聞佛法很是容易, 本續之王勝樂大法,此是修行捷徑之門,                 聽得上師吉祥預言,覺獲人身並不枉然, 我生西藏洛扎小縣,宿因卻牽印度這邊,                 與眾得道賢哲相見,

獲得灌頂、要門、經典,

加持身、語、意等三業,

使我深感心滿意足。   復在空行自在母前,

把三瑜伽意義誦念。  

止滾都桑波(普賢)上師,

謁見大幻母的尊面   習貪欲道三摩地[49]

燃起三勝慧[50]火,  盡除三愚[51]的黑暗,

燒毀障礙[52]的薪木  空去三惡趣的陵園。

師尊啊!您恩重,重如山!

快樂啊!我卻吉洛追樂無邊

歡喜啊!在座法友們大家歡喜!

  

他用藏語唱了這首歌。由於與會者之中既沒有西藏的朋友,又沒有能聽懂藏語之人,所以達羅熱喜等法友便說道:「這藏人該不是瘋了吧?」瑪爾巴回答說:「我的種族和宿緣都很殊勝,只是因為這一世的習氣深重,便自然地用藏語唱了。」說著就將上面的歌改用印語唱了一遍,大家聽後,頗覺稀有。

 

學法完畢,瑪爾巴考慮必須儘快回到那洛巴近旁,因為早些時後瑪爾巴就曾聞麥哲巴的尊名,並且油然生起不變的信念。於是心中常想一定要尋訪到此師求得大法。特別是古古熱巴大師要為他餞行而舉辦集輪薈供的頭天晚上,心中又一再明顯憶起此事,對麥哲巴生起極大的信仰。便用意觀想曼達及七支行[53],供養麥哲巴,並向他祈請。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自稱是麥哲巴使者的美貌女人,手持一口空瓶來到身旁,將空瓶和手放在瑪爾巴頭上。夢醒,瑪爾巴生起了無限歡喜。之後,尊者瑪爾巴準備起程,拜希瓦桑布為他餞行舉辦了一個集輪薈供,把已傳授過的諸法經典都贈送瑪爾巴,並將手放在瑪爾巴頭上說:「到我這裡來,路途艱辛,不是易事,而你居然來了,獲得了很大利益。那洛巴知道你是有機緣之人,才派你到我這裡來。以後還要派你到麥哲巴那兒去。那洛巴本人對你也是很慈悲的,不但收你為徒,向你傳授了隨順心願的法要,並且敕封你為教化雪域西藏的補處菩薩[54]。同樣,我也預知你要來這裡,所以才命我的護法神變化人形來歡迎你,你雖沒看見人,卻看見了鳥。現在我賜你教誡、經典,授你吉祥,你領受後要發歡喜心。」古古熱巴說畢,他自己也非常高興。瑪爾巴知道今天古古熱巴大師所說的話,與自己所做的夢,以及師父那洛巴的預言,都十分相合,於是對上師古古熱巴生起永不退轉的信心,自己也無限歡喜。之後,作為告別禮,瑪爾巴又作了如下道歌,供養師父,並獻諸法友。歌中唱道:

    在座尊者和同窗,  側耳聽我把話講:

  我本聰明世無雙,  業果成熟到尼邦,

  依從能賜稀地的,  尼泊爾籍基、本倆[55]

  印度益喜寧保和,  希瓦桑布等師長,

  他們為我把四座、  集密、勝樂等法講,

  且又為我開啟那,  本續、要門的庫藏。

  現在我又從此師,  求得諸法如願償,

  與此同時還獲得,  未來預言及吉祥。

  昨夜打坐向西方,  我把曼達用意想,

  祈請麥哲巴後睡,  矇矇矓矓入夢鄉。

  夢見救主麥哲巴,  派遣使者來我旁,

  使者身段女人樣,  面容嬌美又豐光,

  她的手中持寶瓶,  寶瓶觸放我頭上,

  好似慈悲作攝授, 

  又像願(力)宿(因)結合狀。

  因此我發強烈願,  願在師父他面前,

  對於在座諸大賢,  生起無量的信念,

  皈依所處不離散,  加持盡除惡道完;

  今生後世永相伴,  金剛弟兄聽我言:

  拋棄世間諸欺騙,  無上教授勤修煉,

  守戒表裡要一般,  心中常把上師念,

  取用堪用十善法,  捨棄毒般十不善,

  對於自己所應修,  當應常修不間斷。

 

  瑪爾巴唱完這首道歌,希瓦桑布將手放在瑪爾巴頭上,以加持他免除途中一切災難。

 

瑪爾巴既然已學會了大幻的摩訶麻耶法,便返回來,只走了三天就到了布拉哈日。他當即前去拜見師父那洛巴,其時,法主那洛巴正在給沙彌喜繞僧格單獨傳法,便以手示意瑪爾巴不要進來,瑪爾巴只好待在外面,不斷地向師父頂禮,直至傳法完畢。法剛傳完,瑪爾巴隨即來到師父面前叩求加持。師父問:「你獲得法了嗎?」答:「獲得了。」又問:「古古熱巴他大概誹謗我了吧!」答:「是的,但他只不過是說說開個玩笑而已。」再問:「他是怎樣說的呢?」瑪爾巴便將古古熱巴所講的戲言向師父一一作了稟告。那洛巴聽後便說:「它自己恰是那種模樣!無德又無能,方到毒海洲那無人之處居住。只因他生就一副人身猴臉,所以連手印母[56]都找不到,無可奈何才以母狗代作手印母。這種人除了他古古熱巴以外,還可能有誰?」說著,大笑了起來。接著他又說:「這無疑是他的偉大之處,此事除他而外,別的人都辦不到。他曾從我這兒聽聞過喜金剛法,而他自己則是修摩訶麻耶法的成就者,所以我也向他求了摩訶麻耶的法。」於是,那洛巴又給瑪爾巴傳了一次摩訶麻耶的法。瑪爾巴心想,此法在意義上,二師並無差別,只是那洛巴所作的解釋較為詳盡鮮明一些。所以他問道:「既然師父對於此法如此精通,為何讓我去到毒海洲受那份辛苦呢?」師父解釋說:「因為古古熱巴他是母續的主宰者,為了使你對於教授生起信念,有一個正確可靠的源流,所以才派你去的。」瑪爾巴聽後才弄清了派他去

毒海洲的來龍去脈。


 



[20] 帝洛巴:古印度高僧名.西元十世紀人,係印度那洛巴之上師,原名慧賢(協饒桑布),為修密宗得成就者,因曾作榨油工,故名.

[21] 喜金剛:無上密乘之本尊名.

[22] 二品續︰即喜金剛續.全書共二章,故名二品續.

[23] 金剛帳續、桑布扎續︰為二法要名.

 

[24] 氣脈︰密咒乘專有名詞,氣和脈是構成生命活動的兩種物質.

[25] 父續︰金剛乘中,主要論述幻身或現分方便生起次第的經典。

[26] 中觀自續派︰在世俗名言中承認事物自相實際存在的無性論者。

[27] 事、行、瑜伽三部︰即密乘六部中之外續三部。密乘六部中之內續三部為父續、母續、無二續。

[28] 曼達︰佛教所用供品之一。

[29] 珍寶地基︰佛教說世間最初形成時,先有諸種珍寶所形成之地基在其下,次有須彌山王在其中,四方有四大部洲在其周圍。

[30] 須彌四洲︰佛述所說位於須彌山四方大海中的大陸;東勝身洲、南瞻部洲、西牛貨洲和北俱盧洲。

[31] 身語意三密︰即佛自證之境,因無凡夫之份,故稱密。

[32] 身語意三業︰即凡夫之行為、言語及思維等三種造作。

[33] 剎土︰諸佛菩薩的清淨世界如極樂世界等。

[34] 五大︰謂地、水、風、火、空五種元素。

 

[35] 悲智雙運︰方便智慧雙運,福慧合修。方便謂菩提心,智慧謂證悟無我的空性慧,二者互不離異,稱為悲智雙運。

[36] 本續︰佛教密乘及有關密乘等經典書籍。

[37] 光明、幻身︰均為五次第之作法。

[38] 無上菩提︰即為成佛。

[39] 大樂輪︰指頭頂。

[40] 母續︰以闡述智慧空性為主的佛教密乘經典。

[41] 摩訶麻耶法︰梵語,譯為大幻法。

[42] 瑜伽士︰修行的宗教徒,修觀行者。

[43] 非人︰鬼怪類。

[44] 淨相︰清淨現分。現見一切情器世間全是淨土,均是佛身佛智之所示現。

[45] 三明︰無學道者所具有的三種神通:宿命明或前際明、天眼明或後際明和漏盡明。

[46] 金剛持︰諸佛共主。梵音譯作代折羅陀羅。依據經續記載,為釋迦牟尼講密乘所現身相。

[47] 我慢︰自視甚高,對人不敬。佛書說為六種根本煩惱之一,是生起痛苦的根源。

[48] 悉地︰梵音。成就意,即宗教徒所說修習訣竅所得的如意妙果。

[49] 三摩地︰梵音。即於所觀察事或於所緣,一心安住穩定不移的心所有法。

[50] 三勝慧-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

[51] 三愚痴-三無明,三痴。指迷惑、猶豫和邪見三者。

[52] 三障礙-佛書對此有不同說法:貪障、礙障、下劣障。亦作煩惱障、所知障、業障。

[53] 七支行-在佛和上師面前祈請的七項例行內容:頂禮、供養、懺悔、隨喜、請轉法輪、請住世、迴向等。

[54] 補處菩薩-為佛之代理者。

[55] 基、本 指基特巴、本達巴兩人。

[56] 手印母-手印女。亦即「佛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