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樹菩薩勸誡王頌

 
此頌是龍樹菩薩以詩代書。寄與南印度親
友乘土國王一首。此書已先譯神州處藏人
多不見。遂令妙語不得詳知。為此更定本文。
冀使流通罔滯。沙門義淨創至東印度耽摩
立底國譯

 有情無知覆心故  由此興悲為開解
 大德龍樹為國王  寄書與彼令修學

此一行頌乃是後人所述標書本意也

 具德我演如如教  為生福愛而興述
 真善宜應可審聽  此頌名為聖祇底

 隨何木等雕佛像  諸有智者咸供養
 縱使我詩非巧妙  依正法說勿當輕

 王雖先解如如教  更聞佛語增勝解
 猶如粉壁月光輝  豈不鮮明益姝妙

 佛法並僧眾  施戒及與天
 一一功德聚  佛說應常念

 十善諸業道  身語意常親
 遠離於諸酒  亦行清淨命

 知財體非固  如法施苾芻
 貧賤及再生  來世為親友

 眾德依戒住  如地長一切
 勿冗瘦雜怖  佛說應常習

 施戒忍勇定  惠不可稱量
 此能到應修  渡有海成佛

 若孝養父母  其家有梵王
 現招善名稱  來世生天堂

 殺盜淫妄說  耽食愛高床
 斷諸酒歌舞  華彩及塗香
 若女男能成  此八支聖戒
 欲界六天上  長淨善當生

 慳諂誑貪怠  慢婬嗔氏族
 多聞年少嬌  並視如怨賊

 說無生由勤  有死因放逸
 勤能長善法  爾可修謹慎

 先時離放逸  後若改勤修
 猶如雲翳除  良宵睹明月
 孫陀羅難陀  央具理摩羅
 達舍綺莫迦  翻惡皆成善

 勇進無同忍  勿使忿勢行
 終得不還位  佛證可除嗔

 他人打罵我  欺陵奪我財
 懷恨招怨諍  捨恨眠安樂

 如於水土石  人心盡彼同
 起煩惱前勝  愛法者如後

 佛說三種語  人美實虛言
 猶如蜜花糞  棄後可行前

 今明後亦明  今闇後還闇
 或今明後闇  或今闇後明
 如是四種人  王當依第一

 自有生如熟  亦有熟如生
 亦有熟如熟  或復生如生
 菴沒羅果中  有如是差別
 人亦同彼四  難識王應知

 勿睹他妻室  設觀如母女
 姊妹想隨年  起貪思不淨

 如聞子藏命  防持躁動心
 獸藥刀怨火  無令欲樂侵

 由欲作無利  譬如兼博果
 佛說彼應除  生死牢枷鎖

 譎誑常搖境  能降斯六識
 執仗掃眾怨  許初為勇極

 臭氣九門眾穢室  行軀難滿薄皮纏
 請看少女除莊彩  折別形骸惡叵言

 癩虫穿已痛  求安就火邊
 止息無由免  耽欲亦同然

 為知真勝理  作意觀眾事
 唯斯德應習  無餘法可親

 若人具族望  貌美復多聞
 無智破尸羅  是人何足責
 若人無族望  貌醜寡知聞
 有智護尸羅  人皆應供養

 利無利苦樂  稱無稱毀譏
 了俗世八法  齊心離斯境

 再生天乞士  父母妻子人
 勿由斯造罪  獄果他不分

 若行諸罪業  非如刀斬傷
 待至臨終際  惡業果全彰

 信戒施淨聞  慚愧及正慧
 七財牟尼說  共有物誠虛

 博弈樂觀諠雜境  嬾惰惡友敦親志
 飲酒非時行六過  此劫芳名爾應棄

 求財少欲最  人天師盛陳
 若能修少欲  雖貧是富人

 若人廣求諸事者  還被爾許苦來加
 智者若不修少欲  受惱還如眾首蛇

 稟性抱怨如殺者  欺輕夫主如男偶
 縱使片物必行偷  宜可棄茲三賊婦

 順若姊妹慈如母  隨從若婢伴猶親
 如茲四婦宜應供  應知此室號天人

 受餐如服藥  知量去貪嗔
 不為肥憍傲  但欲住持身

 勤軀度永日  於初後夜中
 眠夢猶存念  勿使命虛終

 慈悲喜正捨  修習可常研
 上流雖未入  能生梵世天

 捨雜欲苦尋喜樂  隨業當生四地中
 大梵光音及遍淨  廣果天生與彼同

 若畯袡麊v  德勝愍眾生
 此五行為善  不行為大惡

 雨鹽鹹少水  豈若瀉江池
 縱令微罪業  善大殄應知

 嗔掉舉惡作  惛睡欲貪疑
 如斯五蓋賊  常偷諸善利

 有五最勝法  信勇念定慧
 於此應勤習  能招根力頂

 病苦死愛別  斯皆自業為
 未度可勤修  對品亡嬌恣

 若悕天解脫  爾當修正見
 設使人行善  邪見招惡果

 無樂常無我  不淨審知人
 妄念四倒見  難苦在茲身

 說色不是我  我非有於色
 色我非更在  知餘四蘊空

 不從時節生  非自然本性
 非無因自在  從愚業愛生

 戒禁見身見  及毘織吉蹉
 應知三種結  能縛木叉門

 解脫終依己  不由他伴成
 勤修聞戒定  四真諦便生

 增上戒心慧  茲學可常修
 百五十餘戒  咸歸此三攝

 於身住身念  茲路善修常
 如其虧正念  諸法盡淪亡

 壽命多災厄  如風吹水泡
 若得瞬息停  臥起成希有

 卒歸灰燥爛  糞穢難久持
 觀身非實法  滅壞墮分離
 

    大地迷盧海  七日出燒燃
 況此極微軀  那不成煨燼

    如是無常亦非久  無歸無救無家室
 生死勝人須厭背  併若芭蕉體無實

 海龜投木孔  一會甚難遭
 棄畜成人體  惡行果還招

 金寶盤除糞  斯為是大癡
 若生人作罪  全成極憃兒

 生中依善友  及發於正願
 先身為福業  四大輪全獲

 佛言近善友  全梵行是親
 善士依佛故  眾多證圓寂

 邪見生鬼畜  泥黎法不聞
 邊地蔑戾車  生便癡啞性
 或生長壽天  除八無暇過
 閑暇既已得  爾可務當生

 愛別老病死  斯等眾苦處
 智者應生厭  說少過應聽

 母或改為婦  父乃轉成兒
 怨家翻作友  遷流無定規

 一一飲母乳  過於四海水
 轉受異生身  更飲多於彼

 過去一一生身骨  展轉積若妙高山
 地土丸為酸棗核  數己形軀豈盡邊

 梵主世皆供  業力終淪地
 縱紹轉輪王  迴身化奴使
三十三天中妓女樂  多時受已墮泥黎
 速疾磣毒經諸苦  磨身碎體鎮號啼
 妙高岑受樂  地軟隨其足
 轉受煻煨苦  行經糞屎獄

 歡喜芳園堙@ 天女隨遊戲
 墮落劍林中  截手足耳鼻
 或入曼陀妙池浴  天女金花豔彩容
 捨身更受泥黎苦  熱焰難當灰澗中

 欲天受法樂  除貪大梵天
 更墮阿毘止  薪焰苦痝s

 或生居日月  身光遍四洲
 一朝歸黑闇  展手見無由

 三種燈明福  死後可持將
 獨入無邊闇  日月不流光

 有命黑繩熱  合叫無間下
 斯等矬餼W  燒諸行惡者

 或若麻床批  或粉如細末
 如利斧斫木  猶如鋸解割
 猛火皕庰N  令飲熱銅漿
 驅令上劍刺  叉身熱鐵?
 或時高舉手  鐵牙猛狗餐
 鷹鳥觜爪利  任彼啅心肝
 虻蠅及諸虫  其數過千億
 利觜唼身軀  急墮皆餐食

 若人具造眾罪業  聞苦身自不干墮
 如此頑騃金剛性  氣盡泥犁遭猛火

 時觀盡變聞應念  讀誦經論常尋鞠
 泥犁聽響已驚惶  如何遣當斯異熟

 於諸樂中誰是最  愛盡無生樂最精
 於眾苦內誰為極  無間泥犁苦極成

 人間一日中  屢刺三百槊
 比地獄輕苦  毫分寧相捅

 此處受極苦  經百俱胝秋
 如其惡未盡  命捨定無由

 如是諸惡果  種由身語心
 爾勤隨力護  輕塵惡勿侵

 或入傍生趣  殺縛苦睊
 遠離於寂善  更互被艱辛

 或被殺縛苦  求珠尾角皮
 錐鞭鉤斲頂  踏拍任他騎

 受鬼望不遂  無敵苦常臨
 飢渴及冷熱  困怖苦瓻I

 口小如針孔  腹大等山丘
 飢纏縱己糞  得少定無由
 形如枯杌樹  皮方作衣服
 炬口夜夜然  飛蛾墮充食
 血膿諸不淨  福少獲無從
 更相口排逼  還餐癭熟癰
 月下便招熱  日中身遂寒
 望果唯空樹  瞻江水剩乾

 如是受眾苦  經萬五千年
 長時擊身命  良由苦器堅

 若生飢鬼中  遭斯一味苦
 非賢澀者愛  佛說由慳垢

 生天雖受樂  福盡苦難思
 終歸會墜墮  勿樂可應知

 厭坐衣沾垢  身光有變衰
 液下新流汗  頭上故花萎
 如斯五相現  天眾死無疑
 地居人若卒  悶亂改常儀
 若從天處墮  眾善盡無餘
 任落傍生鬼  泥犁隨一居

 阿蘇羅本性  縱令全覺慧
 忿天生苦心  趣遮於見諦

 如是漂流生死處  天人畜及阿蘇羅
 下賤業生眾苦器  鬼趣兼投捺落迦

 縱使烈火燃頭上  遍身衣服焰皆通
 此苦無暇能除拂  無生住想涅槃中

 爾求尸羅及定慧  寂靜調柔離垢殃
 涅槃無盡無老死  四大日月悉皆亡

 念擇法勇進  定慧喜輕安
 此七菩提分  能招妙涅槃

 無慧定非有  缺定慧便溺
 若其雙運者  有海如牛跡

 十四不記法  日親之所說
 於此勿應思  不能令覺滅

 從無知起業  由業復生識
 識緣於名色  名色生六處
 六處緣於觸  觸生緣於受
 受既緣於愛  由愛招於取
 取復緣於有  有復緣於生
 生緣於老死  憂病求不得
 輪迴大苦蘊  斯應速斷除
 如其生若滅  眾苦珍無餘

 最勝言教藏  深妙緣起門
 如能正見此  便觀無上尊

 正見命正念  正定語業思
 此謂八聖道  為寂可修治

 無由集愛起  託身眾苦生
 除斯證解脫  八聖道宜行

 即此瑜伽業  四種聖諦因

 雖居舍嚴飾  智遮煩惱津
 不從空處墮  如穀因地造
 諸先證法人  皆凡具煩惱

 何假多陳述  除惱略呈言
 事由情可伏  聖談心是源

 如上所陳法  苾芻難總行
 隨能修一事  勿令虛夭生

 眾善皆隨喜  妙行三自修
 迴向為成佛  福聚令琣
 後生壽無量  廣度於天人
 猶如觀自在  極難等怨親
 生老病死三毒除  佛國託生為世父
 壽命時長量叵知  同彼大覺彌陀主

 開顯尸羅及捨惠  天地虛空名遍彰
 大地居人及天眾  勿使妖妍女愛傷
 煩惱羈纏有情眾  絕流生死登正覺
 超度世間但有名  由獲無生離塵濁

阿離野那伽曷樹那菩提薩埵蘇頡里蜜離
佉。了(阿離野是聖。那伽是龍是象。曷樹那義翻為猛。菩提薩埵謂是覺情。
蘇頡里即是親密。離佉者書也。先云龍樹者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