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言廣集零選

 

 

 

  岡波巴大師

 


    岡波巴尊者仁波切說:
    使(大手印)定生起有四種因素:
        一、由上師加持而得定;
        二、依緣起法而得定;
        三、由積聚資糧而得定;
        四、由淨除業障而得定。
        (大手印定生起之相,是這樣的:)
    於此(心之)體性無整治無摻雜,安適舒泰住於本元明明朗朗清清淨淨,於一切時
相續不斷(有這種覺受就是大手印的定相)。此又分二:()是有決定性的境界。()
境界尚不能至決定的地步。
    決定性的境界是:如秋季之明朗晴空與心性無二無別,上不希求佛道,下不怖畏
輪回。別人想改變你或影響你也改變不了影響不了。
    不決定的境界是這樣的[1] :具有定境之樂、明、無念的覺受;但覺受時有時無
,因為無念的關係,可能有墮落下道的危險;墮於色界或無色界天;或是墮入(小乘之)
滅諦涅磐。
    在最初學(大手印)的時候是學習(認取)那明明朗朗的(自心)明體,進而學習知而不
散之道,再進而學習堅固穩定的修觀使自己生起決信和確知。(修大手印的人)只要不忘
失心之體性,妄念種種的生起變化原是很自然的。譬如說,虛空雖然自性清淨,但是各
種雲霧仍會不斷的生起,但終究仍會消失於虛空中的。(修大手印的人)應該向"使妄念
成為友伴"的方向努力,如果不能使心念收放自如,那就會有失誤的危險,或陷入苦藪
,或生於無色界。(對治之道是:)作生起次第一刹那中自成本尊之觀法。這樣於一刹那
中圓成本尊身後,就專一的修習(大手印)光明,這樣就會產生光明朗耀的覺受和產生無
散亂止定的覺受。如是以智慧觀察就能證悟無任何實體之可得。
    一個有證德的上師如果遇見一個能捨棄今生一切的善根弟子,他應當使之成熟授以
四種灌頂,導向生起圓滿二種次第解脫之道,使他先修生起次第之如幻本尊觀,再修氣
(明點)觀,這就是所謂的"具有戲論的圓滿次第法""超離戲論的圓滿次第法"是指那
光明的心之空性當下現前見到。如是修觀生、圓二種次第就必能產生功德,這最好是住
於寂靜處去修觀。如果身能生樂,心就也會生樂。內之五種覺受相和外之八種功德相皆
(相繼)生起,在這些覺受和功德生起之時,氣就會息滅而進入中脈(或阿哇都底脈)
當第二種()象徵(或覺受)生起之時就會實際體驗到境界相(),不但是外顯諸境界,
心之體性亦能現自親驗。在第三種象徵出現之時,明相和無念相就會產生,修觀至此就
算是到了成功的階段,此時氣就能住於心。第四種象徵出現時,(大手印)見之法性義理
就能全體洞見無遺,能成就四種事業(),這就是說大手印見已經成功,於自己的心性
得到了決定見。能見一切法之明相,一切輪回和湟磐諸法(此時)皆呈現光明之相,關於
(息、增、懷、誅)四種事業,就是不用念咒和作儀軌等也能夠很容易的成辦。當風息
[2]趨入光明之時,智慧的徵象就會出現,身有虹彩、光明之圓團亦會在身上出現,這
些都是智慧出生的徵象,此時無能見及所見,故名為,'空性",已經超出了三界,遠離
心識,所以又叫做無願求。


法王岡波巴開示雲:

    修行人所遇見的魔障有兩種:一種是由人或非人(妖魔)所興起之障礙,另一種是由
(心識)妄念所興起之障礙。除遣魔障之法,總說有三種:
    一、是由慈心和悲心來除遣,這是說修慈悲觀的人就像是母親對兒子一樣不能對他
作任何損害的。
    二、是觀(諸法)如夢如幻,由觀空性來遣除障礙,因為畢竟沒有能損者和被損者的
緣故。
    三、是明瞭這些魔障皆是心所變現的迷亂之相,如是了達,魔障就不能為害了。
(通常魔障來擾時,多半是在行者)有了許多徒眾,和物質受用增長,福報鼎盛之時。有
人說這即是密宗得了共同成就之時,或說是魔鬼來作中斷障之時。最初是(魔鬼)在徒眾
眷屬中掀起障難,然後是,由於物質和福報增盛的緣故,就會在善業和法行上發生障礙
,再接著就是行者或(法師)自己生起貪嗔而造成障礙。
    至於是不是外魔來作障礙,觀察自心就會知道,如果對自己造成傷害,那就是外魔
的侵害,如是對自己未能造成傷害,(而傷害到眷屬)那就是因(自己的)成就而(誘致外
魔來擾)的結果()
    大師說:
    外所顯境皆是()心之體性,所謂心之體性者就是那明明朗朗清清楚楚的自心之明
體,有些人把這個明體想成「()我」或自己,但此心之體性是空明無可認持的,也斷
滅不了的,此明體亦是沒有依處的,見到這赤裸裸的明體就算是有了道上的契悟了。
    然則,此[心之體性」究竟是怎樣的呢?它非有亦非無,非常亦非斷,離二邊,但
亦不是什麽中道,截之不能斷,摧之不能滅,於一切時不來亦不去,三時中相續不斷;
截之不斷故,非有為法,從本以來自性成就;摧之不能壤滅故,無形亦無色,非實體故
無相狀故。若能親自體驗到這些,就叫做「心之體性」,或叫做[大樂」,或叫做[俱
生智」,及「無二」……
    大師說:
    一個人如果想「即身成佛」,修習「大手印」法是最重要的!所謂大手印者,就是
三世一切諸佛的心,那無二的智慧!這要到那堨h尋找呢?要到自己的心中去尋找。
    「手」是什麽意思呢?龍樹菩薩雲:
       如彼水中灌入水,
       又如油中注入油,
       自心能見自智慧,
       如是善見名為「手」。
「印」的意思可以從三方面來看:一、自性印,二、覺受印,三、契證印。
    自性印:  (經中說)
      所有一切眾生皆悉具足如來藏。
這是說;下自無間地獄和草莖上的昆蟲,所有一切眾生無不具足此心之本體。喜金剛續
雲:
       屎中之蟲蛆
       亦具()體性。
    覺受印:   話雖如此,僅憑「自性具足」是否就夠了呢?這當然是不夠的,還需
要由修行所產生的智慧覺受才能發生作用。要有怎樣的覺受呢?要現量的覺受到此心之
自性乃離生滅之光明才行。心之性相是:能有種種妄念之紛起,能變現外境種種陰陽諸
物。心之實體雖毫無差別相卻能變現種種境物。總之,此心性即是俱生法身,(外境之
種種)顯現即是俱生法身之光明。顯、有、輪、湟一切諸法其自性本體皆十分清淨,十
分純潔,超越言思,離生住滅相,如果有這樣的(現量)覺受,就算是覺受印了。
契證印:   是說不依因緣而生,無實質無相狀,無形無色,離一切有無言說之邊,無
為,自性本成,見法界體性本來成就,若能現量證悟此理就算是契證印。再無任何一法
更勝於此,故名為「大」[3]。僅靠以上所說的大手發道理是不夠的,還要使(佛經)
四種智慧現前顯現才行,這就要對眾生起大悲心,對上師三寶起誠信恭敬心,對業果十
分兢兢謹慎,對此生之一切貪著要努力降伏消滅才行……


岡波巴大師說:

第一步要了達心之體性,然後要於此心體得熟練,最後要於心體得自在。
第一、了達心之體性需要:
    一、所謂心體者,即是俱生之智慧,明朗空寂,無可認持,能現前如量的覺受到。
    二、了達各種紛飛之妄念與此心體無二無別。
    三、外面由陰陽(所生)之種種境界與心體和妄念,三無差別[4]
第二、於此心體得熟練者:
    這是說應該住在屍林(或山穴)等寂靜處,精進的如法修持。
    (大手印的)證悟相有三種不同的方式(不定的)出現:
    第一種是根本定與後得定絕然不同。
    第二種是根本定與後得定相互的顯現。
    第三種是根本定與後得定二無差別的同時顯現。
    ()根本定與後得定絕然不同的覺受是:
    於定中修觀時,(大手印的悟境)現前,但(下了座,在日用動靜中的)後得位時卻沒
(大手印的)悟境了……
    其時,妄念於己於人皆不能作害,自己就應該往於寂靜處無聞斷的殷重祈禱上師,
一心專住的努力習定,這是非常重要的。
    ()根本位與後得位的覺受相互的顯現是說:
    (大手印的悟境)在定中會出現,同時後得位的行住坐臥四威儀行動亦不能損害大手
印的悟境。自己確實的知道堶悸犖媞堹仱_妄念與心體實在是無二無別的;外面的顯境
,有時像是幻化,有時像是空,有時又好像是有實物似的,有這些時而中、時而邊的覺
受。這時,或許會聽到某些修士說:「你到我這堥荍a,到我這堥虓|增長你的覺受的
!」(不管他們怎樣說)還是應該堅持的住在寂靜處,獨自一個人修行為要。
    自根本於後得二無差別的覺受:
    這是說行者能夠證悟到一切外境諸顯皆是俱生法身之光明;自心即是俱生之法身;
所見外境及顯、有、輪、涅一切法皆是離戲平等性之大樂,沒有入定及出定之差別,於
日用一切四威儀中不離大手印定,一切時常在流水相續瑜伽中,不需提撕正念,亦不需
著意觀察,大手印自然會全體現前。此時行動與靜止毫無區別,到此境界即是大修行人
,值得尊敬。
    坐破墊子和走破皮靴的瑜伽士,二者比較起來,還是坐破墊子的瑜伽士要好得多,
我的師傅密勒日巴住山四十二年、八十四歲圓寂以前一直是到處住山的。
    岡波巴曾經問密勒日巴:
      「您為什麼老是住在山中呢?」
    密勒上師說:
      「我住山和住在城市中,心境上毫無差別。(我終身住山)是要以此身示現給一切
眾生看,要他們從心底生起決志,令生令世一定要爭取解脫。在城市中居住不是修行人 
       的行素。」
    岡波巴大師亦時常住山,我們徒眾也應效法祖師們的宗風,經常住山才對。
    尊者仁波且說:
    決定斷舍今生之一切,矢志專心修行之人應該知道下面幾個要點:
      一、(大手印)見與悟境之相合,
      二、(大手印)修與覺受之相合,
      三、(大手印)行與時間之相合,
      四、(大手印)果與利他(之事業)相合。
    第一、「見與悟境之相合」、所謂「見」者是要知道心性即是俱生之法身,顯境皆
是法身之光明,俱生法身在眾生心中皆本來具足。顯境是指內心中之種種妄念和外境(
世界中)由陰陽變化而起之諸法,此一切諸法又皆是法身之光明。(法身和法身之光明)
實無二無別,此無二之自性本來清淨、純潔、超言、離思,本來如是自性成就,非因緣
生乃無為法。法性與智慧無有差別,本元之實相向來就是如此的,於佛位不增,於眾生
不減,這樣的瞭解名之為「見」。但此[見」必需要具有(現量的)證悟體驗才能算數,
否則是沒有用處的。
    上師又說:
    無有證境之「見」者,      雖雲離邊實意為。
    什麽是證境呢?證境是見到俱生法身之光明相;一切所見世間諸法,生死、涅磐乃
至一切諸有皆於平等性中顯現大樂,(這樣的體驗才是證境或證悟),這種(現量的)智慧
不是聞思的智慧,是由修行和福德所產生於內之(現前)覺證,這樣的證境才是「見與悟
境之相合」。
    第二、「修」與覺受之相合:這是說(大手印之)一切覺受皆應當與所證得之[見」
相合才對,一切證悟也應當與修生的覺受相合才對。又應知道,(大手印之)「修」與覺
受相合的覺受不是指那些個別的、特殊的、或方分性的覺受而言的,那些覺受(多半是)
由氣脈的因緣而生起的。如象 :眼見諸色相,耳聞諸聲音和禪定中所產生之樂、明、
無念等覺受,甚至連那些「不現」、「無所現」和如清淨虛空之空性現前的覺受,也只
是個別和方分的覺受。這些覺受是時有時無的。如道果中所講說的一般。那麽修與覺受
相合之覺受究竟是怎樣的呢?那是指:體性本身的覺受;俱生本身的覺受;初元本身的
覺受,和大手印本身的覺受。這又是怎麽回事呢?這是指堶悸漱艉巫撽吽C那是無絲毫
有法之存在的,連頭髮的百分之一之細的東西也沒有,這樣的覺受才是對的。其實也不
能說有任何所證,這樣的心體明明空空無可認持,此明空相續不斷。要有這樣的覺受才
行。如果有這樣的覺受,那就是「修」與覺受同時或相合了。
    第三、「行」與時間之配合:初修業的人應當修習王子行,王子行是指持守居士或
其他別解脫戒,於菩薩學處願、行二種菩提心戒如誓遵守。密乘之持明三昧耶戒條律繁
多,攝要言之有十四條根本戒,及其他支分戒,最初需對這些戒律聽聞學習,然後無闕
犯地守持之。若有違犯,當髮露懺悔,精勤持護。
    修士之秘密行:   其根本修持之道是要住在屍林或其他極隱密處專心閉關修持。
修持是指修自身為佛身,修自語為真言,修自心入法性。馬哈馬雜續雲:
       真言、形像與法主
       此三即是三瑜伽,
       行者憑此三種法,
       不為三有過患汙。
自身成為佛身觀者,是生起如幻化之起分本尊觀及口誦真言。上根則觀修智慧氣入中脈
觀,中根修普通氣入住出之數息觀,下根計數念誦本尊咒。修自心入法性者:是指頓入
大手印等觀法。如是修習真言乘之特別方便仍必須要秘密本尊秘密、上師秘密、法秘
密、身、口、意三種秘密而修持之,行者如是秘密行持,故名為明禁行。
    智慧行者往大禪定之()行,是說行者能於一切時四威儀中,住無學雙運離根本後
(差別之大禪定),於空樂相續不斷中大樂欣欣然。至此境地則已無所謂此可行,此不
可行,無瞻前盼後,堪為一切無所顧忌之行矣!此諸[行」中皆需以務本為要,上地之
人不可作下地人之行,下地人亦不可作上地者之行,一切要量力而為之。此即密行需與
時間相配合之謂也。
    第四、果與他利事業相合:當瑜伽行者能夠心離能所,無勞正念或作意觀察即能任
運無勤住入大定之中時,此時,行者即能消融百數身體(),而身口意無別,大樂無二
身即得任運現前,此即證得(大手印)果位之相矣。此與利他之事業相合者,如是法身能
任運無勤出生二種色身而作利生之事業……


論平常心

      趙州問南泉:「雲何是道?」
      泉曰:「平常心是道。」
      州曰:「還可趣向也無?」
      泉曰:「擬向即乖。」
    西藏密宗的最高法門大手印。攝要言之亦不過是上面這兩句話而已。中國禪宗與藏
密大手印法之傳承和流派雖然不同,但所傳之法的本質卻是完全一樣的。兩派的宗風和
格調雖然有著很大的差異,但在許多節骨眼的表達詞語上卻有許多相似之處,因為法身
空性中所流露出來的東西畢竟有其根本之相同處也!最令人注意的例子就是「平常心」
一詞了。
      趙州問:「雲何是道?」
      南泉直下說:「平常心是道。」
    藏傳大手印法也說「平常心即是大手印法」。藏文Tha. Mal. Shes. Pa譯成中文是
不折不扣的平常心。Tha Mal是平常、普通的意思。Shes. Pa是心、覺或知道的意思,
因此Tha.   Ma1. Shes. Pa的直譯就是中文的「平常心」。
    然則什麽是平常心呢?就字面講「平常」是普通的,一般的,大家所共的意思,稍
深入些就是原來的、本質的、不修改增添的,時常都是如此的,「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的意思。因此,平常心或Tha. Mal. Shes. Pa就是指那時常如此本來如斯的自心了。禪
宗對「平常心」一詞的詳明解釋我不太清楚。岡波巴對平常心一詞在教言廣集三四九、
三五零頁中卻有有很明確的解釋,茲譯出如下:(以上這段是譯者詮釋)
    尊者岡波巴仁波且說:
    行人如果痛感世事無常,生死迅速,深信業果不壞(輪回是苦,見小乘過患而發起
慈悲菩提之心亟求解脫之道,他就應該知道和認識一切法之根本--平常心。平常心者:
就是這個不為任何法相所摻雜,不被世間意識所攪亂,不為沈掉和妄念所鼓動,當下安
置於本來之處(的自心)。如果能認識它,那就是自明之智慧,如果不認識它那就是俱生
的無明。認識它就叫做「明體」、體性、俱生智、平常心、本元、離戲、光明等。若是
認識它,就要比深通五明的班智達(博士)還要(尊貴和)功德大。班智達是把總相定義,
語義等作為研究的物件,而研學廣泛的知識。但如果能認識此自心明體,就能夠知一而
知一切,因為能夠把當下現前的真理用之以為道,所以其功德最大。至於長時間的「深
定」[5],則外道長壽天,甚至冬眠的熊和蛇類都是有的。(但他們因為不認識平常心的
緣故,所以毫無用處。)因為平常心是不共的,所以功德最大。能夠不知晝夜的相續,
住於禪定三摩地中,也遠不及認識平常心的重要,因為那是普通相共的禪定。依四種灌
頂漸次修習生起次第法,知觸相……知聲相等(皆是五方佛自性,甚至)面見本尊佛,也
不及認識平常心之重要。見到本尊只是屬於賢善之世俗諦,為障礙清淨之相而已。但(
認識)平常心則屬於勝義諦,功德遠為廣大。能夠具足天眼天耳等五種神通,亦遠不及
認識平常心的功德大。因為神通亦是有漏法,餓鬼和畜生道(的某類眾生)也是具有神通
的。若能認識平常心,則如頌雲:
      智慧智慧極殊勝,
      具智慧故知有無。
因為那是屬於無漏心的緣故,所以極為殊勝。
    再者,即使有不現諸相,或無相可現,或甚至感受到如清淨虛空之空性覺受時,也
還是趕不上認識平常心來得重要!因為前者是將理之總相作為「境」(而緣觀之),屬於
比量道,而平常心則是以現前透露之理而為道,故遠為殊勝也。
    若能認識平常心,即是智慧之王。因為(平常心)不是各各分別慧之所緣境。頌日:
          刹那顯現大智慧,
          即趨諸法根源處,
          現前證悟諸法()……………
因此說(平常心即)是一切智慧之王。佛之五種智慧(平常心)中亦全部具足之,因為(
常心)能證悟無能所之二相,所以能成就妙觀察智。如頌雲:
          一刹那中知差別,
          一刹那中成佛位,
          刹那了達心實義…………………
    不必歷經五道之次第,於一刹那中能成辦一切事,所以是成所作智。一切世俗諦中
所有諸法皆似影像一般的顯現於明鏡中,如是悟入,故即是大圓鏡智。見輪回涅磐一切
諸法於自心明體中平等平等,故名平等性智。因此佛陀無始亦無終,最初佛無因,智慧
眼無障,此具慧之體即是善逝,故為一切智慧之王,一切功德之王。諸大神通亦不如平
常心之尊貴。一切三昧中,此為三昧之王。不論你得到了什麽樣的三昧,如果能夠證悟
(平常心),其他一切三昧就會像果皮或樹皮一樣的剝落淨盡了。此即是一切法之心要
,輪回與涅磐之根元皆系乎是否能夠認識這個平常心!所以說,認識平常心實在是最重
要的事喲!


答修行疑難

    皈依上師仁波且,祈請加持於我。
    余曾請問上師關於體性之問題,師之同答恐日久遺忘故,茲記錄於後:
    問:什麽是自明體?什麽是他明體?這兩種明體是怎麽回事
    答:根本沒有兩種明體。(法爾)自性的明朗中那離善離惡者[6]即是。
    間:感受到那空洞洞的空;自己想那是空性的空;和離戲的空。這三種(不同的空
的覺受)那一種才是對的呢?
    答:前二者不是,離戲的空才是對的。
    師雲:
    明體與離戲之空二者同時俱起故名俱生,知道它法爾如是就是智慧。
    問:根本定位與後得定位,二者是怎樣融彙(成一味)的呢?是專一的住於禪定中而
能夠在行住坐臥四威儀堙A不離開禪定嗎?還是,於後得位(四威儀)中一切妄念皆     
   能夠成為助伴呢?還是,在後得位之(日用動靜中)覺得如夢如幻呢?還是,在後得
位時當下劣之妄念生起之時能夠斷絕之呢?
     答:前者之覺受是很好的,但仍不能脫離三有,中間所說的[7]算是可以了。後面
的一種:如果在後得位時連下劣的妄念都不能斷絕,那就不能算是根本與後得彙融     
 一味了!
     問:智慧氣有沒有動相?
     答:凡是有動相的都是業氣!一切動散皆悉清淨全體成為一味的智慧氣才是成佛。
     問:智慧氣會不會有時中斷?輪回有沒有始和終?
     答:法身是超乎中斷和不中斷的。於一切時中能覺受到超越心意之俱生智慧就是
法身。二種色身在自顯境上是有中斷的,但是在別人的顯境上則是無間斷的。輪回不可
說某一點為始或為終。
     問:修觀(大手印)見到了什麽程度才可以不生中陰?
     答:上根的(修士)才能不生中陰,這要上根的(修士)能夠經常住於悟境中才行。
證悟以後繼續勤修就會自然達此境界。
     問:若是在夢中不能(自然的)修觀(大手印之)體性,是否中陰會出現?
     答:若是在夢中不能(觀大手印)體性,中陰就一定會出現。
     問:只修(大手印)體性是否能夠清淨業氣?
     答:可以。
     問:修氣功能否增益(大手印之)體性證悟?
     答:能夠。我的上師密勒日巴就是專修拙火氣功的。
     問:觀(大手印)體性和修氣功,二者之中何者能清淨業氣比較容易?
     答:修(大手印)體性。
     問:已能證入體性流水相續三昧,還有無任何方便能夠使三昧增長?
     答:無。
    譯至此,宿疾驟發,不得已,入院治療,九死一生,這今未脫險境,岡師之各種「
寶訓」只好擱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