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 離 與 出 離 心

問者岡波巴編輯小組      答者朗欽加布仁波切      翻譯止貢敬安仁波切

時間二零零二年一月      地點:北美岡波巴中心

 

編:過去三期的「聞喜」連續刊載巴楚仁波切的寓言故事,「出世法言 蓮苑歌舞」,這篇文章最後一再的提到出離與出離心的重要。在讀完這一教言故事後,我們想就這一個與修行相關的主題,進一步請教仁波切。

 

仁:你們先講講你們對這個題目的了解是什麼?

 

編:就像舉教派所主張的,出離會使修行容易些。提到「出離」,一般人的聯想是類似出家就是牽掛與牽絆要少。最有名的例子是釋迦牟尼佛,他當年毅然捨棄王子的身份以及王宮的生活而出家修行,終至成佛。此外如密勒日巴的出離,在山洞中修行而成就。另一類的代表就是馬爾巴,他在拜師修行有了相當的基礎後,就結婚生子,但仍能以在家人之身修行並教授佛法,他自己與弟子都有相當的成就。現在我們這些學佛的在家人,雖然也都曉得「出離」的說法,但遇到生活現實狀況,並不一定能實際的運用「出離」。所以我們才想進一步請教仁波切。

 

仁:一般我們談「出離」,是以輪迴為對象,生起出離輪迴的心。六道輪迴的自性是苦,而輪迴中的一切現象都是變動不定的:貧、富、地位高下,都可能在剎那間改變,這就是無常之苦。想脫離這無常之苦而得解脫,就是「出離心」。

 

輪迴不僅限於此生苦樂的交替,果真如此,那麼這一生一結束,就沒事了。不幸地是輪迴是苦樂生生世世不斷持續的運轉,而當我們想要從這一持續的轉輪中解脫出來,就是有了出離的心。

 

瞭解了輪迴之苦,自然要出離輪迴;想要出離,得先曉得遍知解脫果之道。解脫的道路有許多,其中第一個就是出家,出家人從受戒開始步上解脫之途,尋求一己的解脫。如果嚴格遵守佛時代所制定的別解脫戒,則在現代社會中不能開車,不能有自己的財物,每日僅能食一己托缽所得的食物,依此奉行,終究得到「個別」的「解脫」。若是進入了別解脫道,但對輪迴沒有真正的出離,僅是身出離而心不出離,缺乏禪定、智慧,還沒有遍知解脫的想法,這樣是不能跳出輪迴的。獨自居於深山的修行人,若我執、我慢之心仍存在,那麼與山中的野獸無別,仍是處在輪迴之中。

 

第二種遍知解脫之道是菩薩道的示現趨入此道的人從內心深處對輪迴心生厭離;有了出離心,並瞭解佛法「不執取」的教導,但仍然能為利益眾生而示現各種善巧方便。如馬爾巴譯師,蓮花生大士,或在中國聞名的鳩摩羅什譯師等,都是心中絲毫無執取的代表。我們讀馬爾的道歌,看到那巴鄭重地告訴馬爾巴:「雖然從外表看你對此生有許多貪執,但在內心底你已有很好的見地,無所執取,所以你死時會得到解脫。」

 

每一位補特迦羅(藏文「慷薩」,指輪迴轉生之主體)的業與福報是不同的。寧瑪派的大修行人龍欽那蔣巴曾說:「有些人的出離輪迴,只是捨棄小家而進入大宅,在行為上仍為利益而營生。」所以你們不要認為在家人不可能比出家人修行的好,因為你們修行的機會,可能比出家人更好。但我們也不能因此把在家人與出家視為平等,因為出家人穿的是佛所制之衣,代表了佛之教法,所以我們應對他們恭敬。這就像國王任命某人為將軍,並授給他軍官之服,大家自然會對此人心生敬畏;即便是鬼道眾生,也會對他懼畏。我們以前常聽說僧服有驅魔的作用,最近的事例,是發生在一名逃亡到印度的西藏僧人身上。從1959 年後,許多逃到印度的西藏人被徵召從軍,某些出家眾也不能免於到印度軍隊服役。出家人一般對僧服很珍重,所以此僧人在當兵後仍隨身攜帶,保管他的僧服。部隊在四處調駐時,常常發生一整隊的軍人因鬧鬼而夜晚不得安眠的情形。某日這名僧人想起了僧服能驅魔的傳說,便在晚上就寢前穿上僧服,然後坐在床上打坐,結果當晚整隊的士兵都睡得很好,他因此親見僧服對非人所具有的震攝力。這名僧人修行很精進,他後來退役回到寺院,繼續修行。

 

編:我們聽到仁波切剛剛所說的,是對出離做了總體的介紹,重點第一是要對輪迴有正確的見地,第二是心很重要….

 

仁:對,心非常重要!

 

編:….真正地有了出離的心,不管出家或在家,都可能出離達解脫。但是對我們這種見地並不完滿,修行基礎並不深厚的在家眾而言,在面對生活裡現實的狀況下,有時自己很難知道具體上應如何做才能確保身心趨向出離。我們剛剛也聽到仁波切特別提出每一眾生的福報業緣各不相同。是不是說個人的業報,加上前面的兩項提綱(見地,發心),就解釋了每一個人能做到出離的程度?對一個渴望出離的人,我們還能不能進一步追問他/她如何才是正確地通往出離之路?

 

仁:前面所說的要點的確已概括答覆了第一個問題。一般而言,清淨的見地,和利他的菩提心,是入一切道的根本。我們剛剛所提到的「慷薩」(中文意為補特迦羅),在藏文中「慷」是盛滿之意,「薩」是漏失之意。「慷薩」有兩種類型:一種是人一味的去盛滿他人的缺失,而漏失了本有所具的善德;另一種是藉行善與隨喜功德來盛滿自我,同時不斷漏除貪嗔痴等不善。將此「滿」、「漏」運用在出離輪迴上;如果我們只是心想:「我要出離輪迴」,那沒有用,我們得瞭解輪迴的自性,從瞭解的當下慢慢地體悟,才能真正出離輪迴。最近一年內我們看到紐約最高的兩棟樓,以及在阿富汗的古佛被摧毀,都是發生在剎那間的事。要學會將「滿」、「漏」運用在無常上,每天都去觀察一日中的苦與樂,這樣慢慢訓練自己。

 

當我們生出渴望出離輪迴、尋求遍知解脫的心之時,我們已經趨入解脫道了。佛經中說若我們對空性有一點點的疑惑而開始進行討論,都是能幫助我們解脫的助緣。我們今天能坐在這堸Q論這個主題,已經代表我們在進入解脫道。我不能肯定你們今生能得證遍知果,但我可以確定你們已趨入解脫之道。

 

編:雖然在理論上出離心可以在任何情況下生起,我想請問是不是有某些特別的狀況能幫助修學佛法的人昇起出離心?如果我們看現在一般的在家人,都是追求安定的生活,有房子,有車子,銀行有存款,拿固定薪水,但這種安定的日子,是不是對我們出離心的生起反而是一種障礙?尤其考慮到無常(的實相)?

 

仁:障礙不僅限於你剛才所提的安適的生活,障礙其實有多種,隨時會出現。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地、依「滿」、「漏」之法逐漸去做,就能慢慢消除自己的執取,也可以趨入出離之道。當然每個人的心態不同,有些人在生活上安適後,可能執取心反而越大,造成更大的障礙,有些人以為出家後阻礙就沒了,豈知出家後有更大的障礙。每個人不同,一切都是心。

 

編:我同意一切都是心。不過對過著安逸生活的在家人來說,我們要怎麼訓練自己的心?

 

仁:你講的是真的。安適的生活可能是出離輪迴最大的障礙;越苦出離心越易生起。我們知道「苦」的功德就在於沒有苦就不會有出離。我們得要了解現在所擁有的安適與幸福,是否能長久?這點很重要。有些人不去善加觀察,就自認將來仍能夠再得人身;其實如果不曾好好的去觀察過,自己就沒有把握(能再得人身)。在現代的五濁惡世,財富更是不恆常的:你可以很快的發財,也可能很快的破產,沒有什麼是恆常的。瞭解幸福安適不恆常,不要去執著它,但我們可以去利用它。至於怎樣去利用它,就涉及到見地了。

 

編:我想問一個實用的問題:有了出離心之後,在日常生活人際關係上,要如何運用?舉個例子,自從我學佛後,就不常參加外面的宴會、應酬、社交活動。在多次拒絕參加工作同事的活動後,似乎會被另眼看待。我昨天破例,與同事一起宴會,心裡想或者可以讓他們高興。所以出離心如何應用在這類的情境,是我很感興趣的主題。另外,為了契合現代人根性,社會上很流行出手冊或指南教人做事。不管學電腦也好,修車也好,甚至結婚或離婚,坊間都有簡單易懂的手冊,一步一步教導人該怎麼做。美國社會的手冊文化中有一個運用得很成功的例子,就是戒酒協會(Alcohol Anonymous)的十二步課程。我想問仁波切的是,有沒有可能也給我們一個類似的指南?例如「解脫十二法」之類的?

 

仁:我不可能當下就提出一套如何一步一步奉行的解脫指南,但如果佛陀在世,可能可以馬上為你們做出一套這樣的東西。其實在平常修法中,你們已經照著佛的教導,依順序在做了。從思惟暇滿人身、無常、輪迴過患到業與因果等,就是一步一步重複地練習。當你了解暇滿人身後,你不會浪費它,對那些不瞭解人身珍貴的人,你能生起悲心而決定去參加宴會使人高興,也減少人我的隔閡;因為別人歡喜,你也有滿足感,所以你沒有把你的暇滿人身浪費掉。內心裡不執著是最重要的!當你去參加宴會時,你做著跟別人相同的事,但宴會的活動不是恆常的,三、四個小時後,聚會散了時你會瞭解到︰這就是無常。其他人在散會回去後,有的可能很快樂,有的可能在爭吵,有的可能昏昏沉沉的;而你瞭解:這就是輪迴的自性!能做到這樣,那麼你就沒有浪費人身。

 

編:看樣子「解脫十二法」已經有了四步了--轉心四法!

 

編:延續前一個問題,我想請教另一種情況︰為了不讓人覺得佛教徒很怪,或是與社會脫離,所以最初我會勉強自己參加宴會或應酬。但可能因為自己的定力不夠,所以參加聚會後,自己常常混亂很多天,又因為在社交的情境中,我會不時的想起無常而對眼前玩樂生起厭惡感,所以後來我就不參加了。這種心理需不需要調整?

 

仁:你不一定需要改變這種心態,這完全取決於你自己覺得需不需要改變。如果覺得有些社交活動一定得參加,那就依照前面所說的方式去參加,也沒什麼。這並不是說去了一次以後就要每次都去,或再去第二、三、四次。這些都是方便。如果時間與時機的條件具足,那就去做。參加活動時最好能照著前面所說的方式。(即思念人身暇滿等)

 

我看過吉美朋措法王那裡的一個錄影帶,紀錄他們夏季的活動。如果依世俗嚴格的眼光去看,那麼喇嘛等出家眾跳金剛舞似是違背了別解脫戒;但是從方便的法門看來,許多信眾來參加這一活動,藉此而能瞭解佛法,是一種善巧方便。

 

編:最近有幾次我聽人勸道:「修行不用急,因為需經三大阿僧衹劫才會成就,我們這輩子不可能會成就,下輩子還得再修。」我自問心急可能不對,但對下輩子會到哪裡去也沒把握,應該怎麼辦?

 

仁:經教的確有三大阿僧衹劫的說法。但你現在學密乘,密乘的教法是:如果你精進,此生可能就會成就。法都是需精進修學的。照密乘的說法,上等根器者可以在此生獲得解脫,而中、下根器者則在七世或十六世之間得成就,在聽聞了「三大阿僧衹劫」的說法後,我們當下應發願在三大阿僧衹劫之間,都會精進地、恆常地去修行。「三大阿僧衹劫」是要我們發恆常的願、誓言,而不是說因時間很長,就可以慢慢來。當佛陀說修行人在第一劫發菩提心,第二劫會如何、第三劫會如何時,意思是說行者在歷經多劫以來都不曾放棄菩提心。有這樣的瞭解很重要。這裡強調的是心續,也就是菩薩戒所注重持守的菩提心。相對而言,別解脫戒所持守的是外在的,行為的戒律,身體消散後就沒了。

 

編:所以我這樣不算執著?

 

仁:先以執著為道,再視執著為幻,最後一切放下。精進若成了習慣,一切都是自然的。

 

編:謝謝仁波切。